内部邮件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
这几天,当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App即将上线的消息传来,没有人感到惊喜,倒是有人觉得它数字化的步子?#34892;?#24930;——如今,网上?#24515;?#20040;多的词典、百科,习惯于网络检索的人们,对于纸本辞书甚至已经?#34892;?#38476;生了。相比于其他纸质图书,辞书的数字化、网络化显得更为迫切。

辞书的“互联网基因”,似乎是与生俱来的。对于网络阅读,人们常常有“碎片化”的忧虑,而辞书恰是由众多“碎片化”的条目组成的,并且也是供人们“碎片化”检索使用的。因为有了数字化,因为有了互联网,辞书检索变得空前简便:不必熟背四角号码,无须拆解偏旁部首,不用琢磨一个字究竟有多少笔画,只要把那个字、那个词放入搜索框,轻点一下鼠标,古音、今音,古义、今义,例句乃至翻译,都可以同时呈现在眼前。

因为有了数字化,因为有了互联网,辞书的修订更新也变得更容易。重要的辞书,从《辞海》?#20581;?#29616;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,无论是解释古语的,还是收录今词的,大多需要不断修订,有时是修正错误,有时是吸纳新知。对于一部纸质辞书来说,修订周期短则三五年,长则十几年,如此漫长的等待,到新版问世时,当初的新知有的已变作旧闻了。面对只有10%或20%更新,其余90%或80%原封未动的新版辞书,是否应该再购入一部?读者常常为此纠结。把辞书移植到互联网上,不仅可以实现随时随地的更新,而且可以避免那90%或80%的重复消费。?#24403;?#20114;联网,改变着辞书的传播生态、编纂生态。早在几年前,《新华字典》就有了App、微信小程序,更早几年,《牛津英语词典》就宣布不再出版纸质版了。

?#36824;?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则是:虽然辞书需要互联网,但互联网需要辞书吗?

通过搜索引擎勾连起来的互联网世界,是一个庞大的知识库,或许?#37096;?#20197;视作一部辞书。虽然丰富无比,但也杂乱无比。?#35789;?#26159;去查询规模小一些的网络百科,由于“开放编纂”,出于众手的百科词条,也会让你遇到真伪莫辨的难题。当你输入一个关键词,得到成千上万个结果,逐一阅读、辨别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,有时会让你觉得,还不如去查检一部权威、精当的纸质辞书。

将众多看似“碎片化”的条目集纳到一起,无异于对一个知识体系进行描述。在一个知?#35835;?#22495;内,如何提炼、筛选词条,如何编排,如何释义,需要具备这个专业领域的素养,也离不开辞书编纂的学问。汉代许慎编纂《说文解字》时,讲究“分别部居,不相杂厕”。当编者把有“忄”的汉字罗列在这里,把有?#36133;场?#30340;汉字罗列在那里的时候,其实不仅是“分别部居”,便于查阅,而且?#27493;?#31034;了那些相同偏旁部首汉字间的相互关系。

唐代的陆?#26053;?#31216;赞《尔雅》“实九流之通路,百?#29616;改稀?#22810;识鸟兽草木之名,博览而不惑者也”。“博览而不惑”,或许正是精心编纂的辞书之于芜杂的互联网的优长吧。

历经千百年的发展,带着“互联网基因”的辞书,终于有了互联网这块丰沃的土壤,理应长得更好,长得更快。当互联网辞书这?#20040;?#26641;高耸的时候,生长在它脚下的那些杂草,自然就不会遮蔽我们的视线了。

责任编辑:王燕

平顶山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.平顶山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平顶山新闻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 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?#38382;?#23558;平顶山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 何?#38382;?#30340;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平顶 山新闻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须取得平顶山新闻网书面授权。
2.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平顶山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 ?#31185;?#30456;关法律责任。
3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平顶山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.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

站内新闻网检索

数字报纸

热点视频

豫公网安备 41040202000026号

金黄时代闯关